表弟别射在裡面 用力点……再进去一点……我想要你更用力的干我……啊…

         

和表姐打水炮

表姐比我大叁岁,小表妹比小二岁,小时候我们常在一起玩耍,表姐特喜欢我,记得小时侯表姐给我洗澡她特欢洗我的小鸡巴,我也挺喜欢她经给我洗澡,慢慢的都长大,她开始有了不太丰满的乳房。 一个炎热的中午,我和表姐来到小河边戏水,透过她湿透的衣裳,我看见了她的乳头,从白色花边内裤裡看到她阴黑黑阴毛。

我让表给我洗澡,表姐咯咯笑着说你都成大男人了,还要表给你洗澡。我说表姐洗的乾净,表姐洗的舒服,我硬拉着手往我身上放,她半推半就的接受了,从上往下洗,她说这怎么洗澡,毛巾也没有,我顺手将内裤脱下说这就是毛巾啊,她一双眼盯着我那羽毛未丰的小鸟,她拿着我的内裤给擦着,我一双眼盯着她的乳房,鸡巴也顺着水浪摆动在她的两胯间,慢慢的我的鸡巴硬起来,插在她两胯间,她用手打了我鸡巴一下说你这个小色鬼,我顿时脸上通红,可鸡巴还是照样插在她的两腿间,我将头也贴在她的乳房上,我感觉她两腿由鬆变紧,在使劲夹我的鸡巴,我感觉鸡巴特兴奋,我故意将鸡巴在她两腿间抽插,她的手已经慢慢的不听使唤,我抬看见她双目紧闭,陶醉在我的抽插中,我说表姐我也帮你洗,过了会她才说不行,要是有人来怎么办,这时中午,天正热谁会来,再说来了人你蹲在水裡谁会看见我说,她看看四周说我上那边去,那边隐蔽一些。

我们来一棵大柳树下,我将她上衣脱下,我伸手脱她内裤时,她拉住我的手说内裤不能脱,你要是脱我内裤我就不理你了,我只好拿着我的内裤给她洗上半身,她转过身来背向我,我拿着内裤给她搓背,我翘起的、抵在她屁股上,她不时的用手打我的鸡巴说你别用那东西顶我,我红脸将我的屁股向后缩缩,慢慢的又身不由己的顶了上去,她慢慢的将两腿微微分开,再次用大腿夹住我的鸡巴,我的手也从后背伸过去抚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尖挺饱满,让我好兴奋,我的腹部贴在了她的屁股上,鸡巴在大腿缝隙裡抽动越来越快,身边溅起大片的水花,我抱紧她的屁股…啊…嘿…啊表姐转过头说表弟小点声,啊……啊我的鸡巴一阵抽搐,我的第一次射精射在了水裡,表姐脸红的看看我,她把水面上漂浮起来的精液用手推到我身边说你搞的好事! 我红着脸低不头,她嗬嗬一笑说现在还要不要洗啊小色狼,我说下面还没洗呢?她拿鸡巴着内裤在我的屁股擦着,当她擦我的鸡巴时,我全身一抖,鸡巴在擦洗中又硬了起来,她的手已经握不住,她还是努力的握住,我慢慢的将手伸进她的内裤,别…别…表弟我们这样不可以她说,表姐我好想插进去,鸡巴硬的我好难受,求你了让我插进去吧!我道,表姐说不行,你我不可以的,表姐用手给你做做吧!表边说边套弄我的,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龟头就全在外面了。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裡动了起来。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感极其强烈,非常舒适,决不亚于插入阴道。我有叫了一声。「难受吗?」她问。「不是,太舒适了」我直接应了声。她眼睛盯着,看我手淫,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 忽然,精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强烈的喷了出来,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点,并且,阴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这一刻,我觉得我像神仙。

勃起的阴茎,对着她的脸。她盯着我的阴茎,「其实,你的挺大的。」说完,她用说握住我的阴茎。很烫的手,很舒适。 她翻下我的包皮,对我说:「你坐下吧,我来弄。」我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可以吗。」她点了点头。 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妈的,真大,真软,乳头很硬很大。我使劲的搓揉着,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温柔的帮我手淫着。我们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觉她的大腿根部已经湿了。 「等一会。」她用手挡了我一下。接着,她除下了内裤放在一边,站起身 「真的不错」她的屁股很大,很翘,阴毛教多且密,有些硬。 肚子上没有花纹,也不鬆,稍有些鼓。「我是不是很胖?」「不,很好,我喜欢女人有些肉感的。」她坐了下来,手握我的阴茎。 「其实,我喜欢给男人手淫。」「你自己手淫吗?」「有时」「用工具吗。」

「大部分情况下不用,但有一阵我有点疯狂,试过很多东西。 大学时候,不懂事,乱来的。我喜欢性爱。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爱。 「我听了很激动,两个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使劲抽插,她流了很多。

她的阴道弹性很好,一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我喜欢你弄我。」

她的头趴在我的阴茎旁,低声说道。我来了爱好,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女人。 我放开她,让她躺下,分开她的双腿,舔了一下她的阴部,她抖了一下。在她的湿润的阴道中缓慢的插了进去。她的阴道收缩着,很是好看。 「我坐到你身上来吧。」

她要求着。她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阴茎,缓缓的坐了下来。屁股真的很大,又白。我的阴茎更硬了。她上下不断的套弄,我在后面欣赏她的大屁股。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点,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进去。 「舒适吗?」我问。「很刺激。」鼓励之下,我伸进了大部分的手指,并动了起来。她快乐的呻咛着。:「你轻点。」

这是一家不错的茶市,晚上有小姐。我一转念,趁机拉开了房门,让服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 :「对不起,我要两快湿巾,再加点水。」我要射了,等一下。「她把屁股挪开,用手来套我的阴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 「你可真会搞。」表弟你的好鸡巴大,好硬表姐说,我道表姐你喜欢我的吗鸡巴!不喜欢我帮你做啊她说,那你就让我放在你那裡面吶我说,那不行,表姐以后可以怎么做人,只能给你用手做,不能放在我那裡面她说,那你每天都要给我做我说,她嗬嗬一笑说你想的美,从她的手臂下抛起一朵朵浪花,她把屁股挪开,用手来套我的阴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你可真会搞。磨转逗弄,吸乳吻唇,搞得姐姐舒爽地叫道:「啊!……哦……弟……好美……舒…… 舒适……啊……你真是个……会插穴……的弟弟……姐姐的浪…浪穴被……你干得……好舒适啊……好汉子……大鸡巴哥哥……哼……哼……小穴好爽……啊… …快用力……干……干小穴……啊……啊……」」我的嘴开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舌头则不断舔着她不停分泌的爱液(啊好啊小杰好弟弟啊嗯)她开始淫荡的扭动纤腰,摆动美臀,我更加紧手指抽插她蜜穴的的速度,只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她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啊好弟弟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我好美啊要洩了要洩了啊)我感觉她蜜穴裡的我的手指被嫩肉紧紧夹住,姐姐被我舔舐的动作刺激得打破她一直保持着的沉寂,浪叫道:「啊!……啊! ……好美……哦……小穴流…流水了……啊……好痒……弟……你真会舔……哦 ……美死……姐姐……了……哦……啊……姐姐快活……死了……好……好舒适哟……小穴要……啊……要…升天了……乐……乐死我……了……」

她的小穴,如浪花般流出淫液的泡沫,阴唇也颤抖地张合着,雪白的大腿紧夹着我的头,一股腥浓浓的阴精随着她初次的高潮来临,由穴口直洩而出。 她红着脸想低头看看自己的下面被他干成了什么样子,却一眼看见了他青茎暴露的粗大鸡巴。 她虽然从电视裡看过男生的阴茎,这时却突然看到这么粗大的一根,顿时吓的尖叫起来! 「表弟–你的–你的–怎么这么大!–不要!–我会死的!– 求你了!–请你别!–」

「姐姐!今天就是要你死!–看我不干死你!!- 」他淫邪的怪笑着,把他胀硬的亮晶晶的大龟头顶在了姐姐的阴唇缝裡,姐姐本能的一边尖叫,一边扭动屁股,想摆脱他大鸡巴的蹂躏,想不到她扭动的身体正好让她湿漉漉的下体和她粗大的鸡巴充分的摩擦,他以逸待劳,用右手握着大鸡巴顶在姐姐的阴唇裡面,淫笑着低头看着姐姐扭动着的玉体和自己巨大阳具的摩擦。 不要!–嗯!–不要嘛!–疼!–疼死–疼死了!–啊!– 别!–停–下–不要了!–求你! —-你的鸡–鸡巴太大了!—-嗯!—-」—-别这样!——–啊!—–不要!——痒痒—痒死了!—-」

「啊–别伸进去!–求你了!–求- 求–求求你!」「啊……哎呦 ……嗯……」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姐姐丰满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姐姐…你的水真多……你听到没有?……我在干你……?「 我说着,刺激着姐姐。「别说了……你真讨厌……啊……」表姐躺在浅水区,我握住插鸡巴进她的阴道表姐阴道好紧,好滑。 水也顺着一鸡巴进一出鸡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浪花拍打着堤岸和表姐的屁股,阴毛顺着波浪而起浮,把我涨的大大的阴茎勐的一插进她的阴道裡,这下子不得了,「啊……进去了……」表姐勐地被贯穿,呻吟起来。 「哦……轻一点……你好硬……我痛~~~ 轻~~~ 轻~~~~~ 」表姐无力地呻吟着。「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

「啊……哎呦……嗯……」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表姐丰满的屁股上,表姐道我们换个姿势她在上面,她握住对準她的坐鸡巴下来,她上下运动着,她运动的越来越快,当鸡巴在她勐烈的插抽中,我只感觉到表姐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隻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而顺着从她阴道口直喷射出一股水,直射在我的耻骨上,……快点……用力点……再进去一点……我想要你更用力的干我……啊……啊……」

「唔……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得我好舒服……我……我要 ……要丢了……」,我们又来到深水区,水刚淹没在小腹部上,我手握鸡巴插进她的阴道,她双腿盘在我腰间,我用手托起她的后背,让她头露在水面上,由于水有一定的浮力,表姐一点都不重,我前后运动插抽,这时荡起更大的浪花,「啊……啊……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叫……叫我一声亲丈夫吧!」

「不……不要……羞死人……我没有老公……我……我叫不出口……」

「叫嘛……当你老公面前叫……我亲丈夫……快叫。」

「你呀……你真坏……亲……亲丈夫……」怡如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真他妈的有够淫荡。 「喔……好爽……亲……亲丈夫……人家的小穴被你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哟! 亲……亲丈夫……再插快点……」「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我们又回到岸上,把衣服垫在沙滩上,坚硬的脚骨和上面细嫩的皮肤让我的慾望不断上升,当我吻她脚心时,她的腿忽的向回一抽,细滑的玉腿在我身上游走,摩着我的阴茎,我抱紧她的玉腿以免它再滑走,然后舔着她的脚心,她的玉腿就拚命挣扎着,光滑的肌肤摩着我的上体和阴茎,阴蒂也随着身体的扭动在我的膝盖上摩着。我握住鸡巴再次插进表姐的阴道」啊……啊……啊……嗯……啊……嗯……嗯……啊……啊啊……!「表姐的双乳有力的摆动着,阴穴裡也有液体流了出来。 「痒啊……痒……别……别……嗯……别弄了啊……嗯……嗯……啊……快啊……快插啊……进来啊……嗯……啊……痒啊!」

不知她是脚痒还是穴痒,总之她已败在我的胯下。我分开她的腿,用力插了进去。内心发出无比畅快的欢叫,也鼓舞我不断深入,我现在已是轻车熟路,我抓着她的两腿弯曲处在她胸前向两边分去,一下比一下更深更勐的插着她的阴穴,那裡涌出的液体湿润了我们的大腿,雪白的双乳在我的动作下上下翻腾着。 「啊……啊……嗯……嗯……嗯……啊嗯……啊……嗯!」

表姐的阴道裡的空间越来越小,她开始进入高潮了,但我想带她进入更高境界,我将她翻向一边,使她侧身躺着,把她的一条腿推向胸口,阴茎不停的摩擦阴道内壁,龟头冲插着子宫,兴奋的肉体被我顶的在床上来回振动。 「啊……嗯啊……啊……啊啊……。」她看着那粗大的肉柱勐地一下下快速插入了自己的下身,开始喊叫起来:「啊……啊……看着给你……这样插我下面 ……啊……羞死了……要被……弄死的啦……啊!」她被这样勐插了一阵后,被扛着的大腿突然又开始了那种没有节奏的颤抖,两条大腿内侧的肌肉一阵阵在不受控制的抽搐,眼睛闭着皱起了眉头,头一下向后仰过去,人反弓起来,向上挺着腰和胸脯,双手也同时一把抓住自己跳动的乳房揉捏着:「啊……快……啊… …狠狠的插我啊……想要深深的……要我啊!」

我听着她这消魂的呻吟声,看着身下她那被肉柱插得似乎浑身要流出水来的躯体和柔媚似水神情,一下把她的双腿压在她胸前挤到了乳房,把她的人弓成了一个V 字形。 我俯身压在她身上把她的腿和身体一起抱住,用阴茎重重地插着她被紧紧压在身下的肉洞,剧烈而快速地抽插着。 她抱住我,下面阴道内的柔软肉壁开始不规则的一阵阵紧夹在裡面抽动的热热的粗大阴茎,身体死命扭动着,嘴裡开始发出了一声声令人销魂的呻吟:「… …唔!来了啊!……不……要停……啊……受不了了啦……!」

我被她紧夹着我的湿润阴道肉壁夹得下体和小腹一阵热热的紧缩,肉柱开始不受控制痉挛起来她下身湿热软滑的肉洞这时候又勐地裹着我正在她体内痉挛的肉柱剧烈抽搐起来,直夹得我再也不能忍受的亢奋起来,忍不住叫道:「我要射了!」她连忙推开我说:表弟别射在裡面,我抽出射鸡巴在了她的小腹上……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深藏不露,一露就爆

我一看甩不掉,灵机一动,找了颗树,学着男人的样子站着尿尿,尼玛,转身,司机已经跑了很远了…… 5、“你吃不吃苦 […]

短篇笑话3

1、小茹:妈妈,发药的阿姨为什么戴口罩? 妈妈:给你的药很好吃,院长怕她们偷吃了。 小茹:给那些拿刀的叔叔戴口 […]

短篇笑话2

在两度险些撞车之后,提心吊胆的太太忍不住提醒说:“亲爱的,你把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器打开,也许有点用。”先生摇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