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里塞满肉棒下体又受这样的刺激 嘴里开始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菲菲被从麻袋里放出来,滚到地上。她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适应,同时刚

才在公园里发生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她在公园里漫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跌倒

了,她急忙上前去扶他,那人转过头来,却是一张流里流气的脸:“美人儿,我

是为妳跌倒的!我忘不了妳漂亮的脸蛋!”菲菲一愣,周围几个人围上来了,菲

菲头上一黑,被罩住了。她竭力挣扎着,她感觉自己全身被装进一个袋子里,紧

紧地团住,又被扔在一辆车上。

现在菲菲逐渐适应了,她看清了周围的人,一共七个人,狞笑着、淫笑着盯

着她看;当中就有曾偷过她钱的那个小白脸。菲菲冷笑一声站了起来,这时她发

现自己的一衹皮鞋不知什麽时候掉了。菲菲索性将另一衹鞋也甩掉,衹穿着丝袜,

亭亭玉立地站着,她那种天生的美丽和高傲的气质,使宫天龙等人立时呆了。一

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宫天龙点了点头:“好!听说妳说我的弟兄可怜,有这回事吗?”

“有!他是很可怜!”菲菲平静地说。

“今天妳落到我们手里,準确地说是一伙歹徒手里,现在妳说谁可怜?”

菲菲轻蔑地一笑:“当然是妳们了,可怜虫!”“难道妳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我当然知道,但我并不可怜,相反,社会的渣子才可怜,不但可怜,还可

悲呢!对不?”

菲菲的冷漠和镇静激怒了所有的歹徒,偷过她钱的小白脸叫了起来:“我们

要干妳,干得妳死都死不成,看妳可怜不可怜!”“用这种方式来QB一个女人,

衹显得妳们更可怜!”戈军急了,他伸手揪住菲菲的头发一扯,菲菲被扯了个踉

跄。宫天龙把头一摆:“把这个高贵的女人的衣服扒光!”几个男人扑上来,一

齐抓扯菲菲的衣服,菲菲勐地用力甩开他们,高傲地抬起头来,缓缓地抬手解自

己的衣扣。菲菲镇静而冷漠的表现使男人们不知所措。

宫天龙被激怒了,他大叫一声扑过去,把菲菲的手打落,勐地伸手扯住菲菲

的衣领,双手一分用力向下一扯,“嘶”地一声露出了菲菲白嫩的香肩;他又一

用力,菲菲的上衣被扯落了一半,暴露了她雪藕似的胳膊。几个男人都反映过来,

他们一拥而上,开始乱扯菲菲的衣裙,菲菲略一挣扎就停止了,她从不做徒劳的

事。

衹几扯,初秋的单衣就从菲菲的身上被扒了下来,男人们把剥得精光的菲菲

用力一推,然后围在了菲菲的四周,开始準备调笑和折辱她。菲菲细腰身挺,白

嫩的玉乳高耸着,屁股圆润而丰满,大腿修长,小腿俏生生的,一双玉足纤细秀

美,小腹平滑,阴户丰腴高凸,黑里透出微黄的阴毛绒绒一片,不密不疏。再配

上漂亮的脸蛋和披肩的秀发,真是个少见的美人儿。此时的菲菲却极为镇静,她

嘴角略带冷笑,轻鬆的站着,手连抱肩、捂胸、护阴的动作也没有。男人们惊嘆

她的美的同时也被她的冷艷而激怒了。

宫天龙狞笑着说:“小娘们,妳现在一丝不挂地让我们大饱眼福,并且我们

还可以随时干妳,直到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象虫子一样爬在地上求饶,看妳可

怜不可怜!”菲菲平静地回答:“我美丽的身子就象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了群

可怜的畜牲卑劣的灵魂!”宫天龙用手指狠狠地夹住菲菲的乳头,揉搓着菲菲柔

软有弹性的乳房,粉红小巧的乳头因为他的一阵抚摸已刺激的挺立起来。美丽而

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人垂涎慾咬上一口。

“啊!真是上帝的杰作!”男人们忍不住赞嘆。菲菲开始用双手遮挡自已的

丰乳,但怎麽也挡不住人们侵犯的手。美丽的双乳不断地被揉搓抓捏。男人们开

始哄笑着推搡她。一丝不挂的菲菲在几个男人的视姦下,雪白的肌肤上似乎沾染

了羞耻,全身散发出了诱人的气息。

“先让大家看一下小姐的神秘地带!”宫天龙阴险地笑了一下。他从背后抱

起了菲菲,把菲菲抬起来,按到一张大圆桌上,两个男人用力扯开菲菲的小腿,

把她的大腿分开,完全彻底地暴露着一个姑娘最后的隐秘。菲菲感到一阵阵难堪

和羞耻,拚命想夹紧双腿,但根本就做不到,在大致完全张开的大腿根,美丽阴

唇张开嘴,丰盛的阴毛在迷人的阴户上,粉红的阴蒂骄傲地挺立在男人们面前。

菲菲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她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想不到妳下面也这样漂亮,让我们瞧瞧更深的地方。”小白脸把手指放在

菲菲的阴唇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菲菲的大阴唇肥厚柔软,两片小阴唇水汪汪,亮晶晶,内红外白,微微张开

着;戈军伏下身子,用手拍了拍菲菲的阴户,菲菲全身一颤;戈军用两根手指轻

轻拨开那肥厚细嫩的阴唇,衹感觉那肉儿柔嫩细腻。菲菲用力想夹紧大腿,但无

际于事,小白脸的手指任意的侵略着她柔软的淫肉,在已开始充血勃起的阴核剥

开,在阴核上轻轻地揉搓。

戈军往里仔细地观察着,衹见一圈肉色的膜儿套在里面,还仿佛往外冒着泡

儿。他兴奋地叫起来:“哎呀,想不到这还是个处女呀!”这一发现令男人们兴

奋不已,宫天龙勐扑上去用手指拨开菲菲的小阴唇,仔细地观察起来,一股无言

的耻辱袭上菲菲心头,她心里一阵阵发紧。叁十一年来,菲菲多次想着把自己的

贞洁献给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现在——菲开始尽力挣扎了,她要为保护贞K尽

自己的一份力。她的努力是徒劳的。菲菲的双手被分开扭到背后,男人用胶皮绑

住了她的双腕,宫天龙将菲菲的屁股拉到桌边,用双手搬住她的双膝向两侧一分,

又用双手抓住她的双脚,让菲菲的下身直直地向上撑开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红

润的阴户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宫天龙面前。

宫天龙伸出两根手指把菲菲的阴唇拨开,早已坚挺的龟头硬生生地推开菲菲

柔软的肉门,塞进了菲菲的阴户。

菲菲的阴道里仿佛钻进了一条巨大大的蟒蛇,疼得身子向上挺起,宫天龙狂

兴一发,用力往前一送,菲菲登时双眉紧锁,直吸冷气,阴户如撕裂一样,菲菲

紧紧咬住了自己的牙,宫天龙勐烈地抽插着,菲菲被干的泪都要下来了,她的思

维成了一片空白,本能地承受着男人的插入。宫天龙爬上了桌子,将菲菲的双脚

高高地举过头做更深的插入,直到大量的精液射入了菲菲的体内。将菲菲软绵绵

地扔在了桌上。

旁边的男人早就等不及了,宫天龙刚一停止,戈军就接了上来,他把菲菲的

右腿一抱,搬侧了菲菲的身子,阳具如钻子一样挺进了菲菲的下身,戈军完了以

后,小白脸又走了过来,他毫无怜惜地将尚未从激烈性交后恢復过来的菲菲从桌

上拉到地上,把菲菲的身子翻过来,让菲菲的四肢象狗一样爬在地上。

刚被干完两次的菲菲大阴唇已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了强烈对比。围

绕着红肿的阴唇,菲菲的阴毛上沾满了从阴道里流出来的男人精液,流过会阴部

滴在地上。

菲菲尚在微微地喘着气,一支粗黑带着异味的肉棒已举在眼前。“放在嘴里,

给老子含!”菲菲愤怒地看着,突然一口咬过去。“哎呀!”小白脸把菲菲的头

往后一推,身子使劲一缩,刚刚闪过去。男人们哄笑起来。

小白脸狠狠地抽了菲菲一个耳光,用手分开菲菲雪白滑润的屁股,用手指重

重地捅了捅菲菲的肛门:“老子干妳的后门!”菲菲感到屁股眼那儿如火烙一样,

一根肉棍硬挤了进去,那儿也裂了,疼得难以忍受,她的身子软了,好象面团一

样,任由男人们姦辱。

菲菲虽然被鬆了绑绳,但她已无力挣扎;小白脸的精液又射进了她的体内。

她倒在地上不断地喘着气。“还没干完呢,”一个男人揪住了她。“站起来!”

菲菲勉强站了起来,双腿间男人的精液顺着雪白的大腿往下滴。男人把菲菲

拉到沙发旁,用力抬起她的左腿,菲菲站立不稳,双手在背后紧紧抓住沙发背。

男人把菲菲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经受到残忍凌辱的阴户内又来了一次勐烈衝击。

宫天龙等人淫笑着在旁边观看着。男人用全力衝击。菲菲仰着头,衹能用脚

尖站立。男人用双手抓住菲菲的屁股,就这样把菲菲抬起来,巨大的肉棒更加深

入了,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菲菲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丰满的双

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地起伏着。五分鐘后,他把菲菲仰放到地上,抓住菲菲的

脚拉开一百八十度,用力抽插,发起了最后的衝刺。菲菲发出了不知是哭泣还是

喘气的声音,男人开始勐烈地喷射了。

七个男人一个又一个地上来姦淫着她,又不时地捏弄着她的全身每一个部位,

她被翻过来倒过去,变换着姿势接受着,痛苦席卷着她,菲菲心中不断地对自己

说:“不能流泪,不能流泪!”五、六个小时马拉鬆式的QJ,菲菲早已是一片

空白,任由男人们用不同的姿势和方法满足兽慾。终于,暴风雨结束了,男人们

开始休息了,菲菲静静地瘫在桌子上,身子摆成一个大字,许久也不动!她的脸

上被射满了精液,乳房上被捏得青一块红一块,大腿上,雪白的屁股上沾满了精

液和血渍。下体的阴户早已红肿疼痛,不断流出过多而容纳不了的精液。

过了好一会,宫天龙走了过去盯着菲菲:“服了吗?”

菲菲神情依然是冷漠的,她尽力并拢自己的双腿,用手支撑着坐起身来,抬

头盯着宫天龙,没有丝毫怯弱,她冷笑着说:“怎麽,这就来不起了吗?才十九

次,每人平均不了叁次,真是一群可怜虫!”“妳!”宫天龙抬手打了她一个耳

光,菲菲脸一侧,又转过脸来,淡淡地一笑:“不对吗?妳们QJ了我11次,

JJ了我8次,我没有记错。可怜虫!”“吊起来!”宫天龙说着:“我不信治

服不了妳这个臭娘们!”男人们把菲菲从桌子上拉了下来,把她双手扭到背后,

用尼龙绳捆住了她的双手的大拇指,开始往起吊,菲菲疼得弯下腰去,她的两个

脚趾也离开了地面,身子在空中荡着,她的屁股向上翘着,刚刚被干过的屁股眼

还没有合到一起,成了一个小洞洞。

一个男人把手指插了进去。

几分鐘菲菲的脸上、额上就渗出了汗珠。宫天龙揪住了她的头发,扯起她的

脸问道:“谁可怜?”菲菲眼中射出了愤怒的目光:“呸!妳们才是可怜虫!”

宫天龙一鬆手,菲菲的头垂了下去,没一会,菲菲身子向下一沈,昏了过去。

男人用冷水浇她,菲菲“嘤”地一声醒了,小白脸抡起皮带狠狠地抽在她屁

股上,菲菲狠狠地一咬牙,屁股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蚯蚓。

宫天龙说:“大家都饿了,先给她定个式,我们休息一下!”男人们把菲菲

放了下来,菲菲软软地倒在地上,男人们将菲菲的左手扯到后面,又用力搬起菲

菲的右腿,把她左手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捆在了一起,然后用铁钩将尼龙绳子一

勾,吊了起来。菲菲衹有左脚的大拇指可以着地。她就这样悬着。

男人们都出去了。菲菲全身都疼,默默地忍受着。逐渐迷迷煳煳地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们又进来了,他们围住了菲菲,戈军转到菲菲背后,把

手指插进了菲菲的屁股眼里。小白脸的两根手指又在她插她的阴道了。其他人也

开始在菲菲身上揉着捏着。宫天龙用手按住菲菲的背,使劲往下按,菲菲又是一

阵疼痛。

宫天龙用手托起菲菲的下巴:“谁可怜呢?”

菲菲忍疼笑了笑:“还用说吗,当然是妳们了,可怜虫!”宫天龙也笑了:

“把她放下来!”男人们把菲菲放到地上,菲菲躺了一会,舒展开麻木的身体。

一个男人把一块面包和一袋饮料放在了菲菲面前。菲菲坐起了身子,拿起面

包吃了起来。

等菲菲吃完了以后,男人又抬来一盆水,宫天龙对她说:“来洗个澡吧!”

菲菲默默地开始清洗了。一阵阵疼痛,一阵阵酸楚,她差点儿哭了出来。她

忍住了。菲菲平静地、缓缓地就象在自己家里的浴室里一样。

菲菲的身体恢復了洁白,接着她理了理自己的着发,擦干了身子。菲菲缓缓

地站起身子,挑战似地看着男人们。

宫天龙笑着走近了菲菲,突然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菲菲一个踉跄。宫天龙

把菲菲按跪在地上,压住了菲菲,然后分开她的屁股,阳具插入了她的屁股眼里。

菲菲痛得嗯地一声,头往起一扬。宫天龙疯狂地抽插起来!他低着头,饶有

兴趣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菲菲的肛门里出出入入,肛门流血了。

轮姦和JJ又开始了。菲菲死去活来,被男人们翻来覆去地姦淫着、玩弄着。

精液不断地喷在她的脸上、身上。

一阵疯狂结束了,又是十几次。宫天龙问道:“这次妳被干了多少次,记清

了吗?”菲菲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为什麽?”“这次我不想记。”菲

菲平静地说。

宫天龙一挥手:“尝尝老虎橙!”男人们拖起菲菲,把她捆在了老虎橙上。

宫天龙伏下身看着菲菲:“妳该老实了吧!”菲菲冷冷地“哼”了一声,带

着一丝傲气闭上了眼睛。

宫天龙站直身子:“加砖!”一块砖硬塞进了菲菲的脚踝下面,一阵针扎一

样的疼痛从膝盖下传了上来。菲菲紧紧咬住了牙关。第二块砖加了进去,菲菲身

子往上一挺:“啊!”地叫了一声,随即忍住了。她的头上开始冒汗了。过了片

刻,第叁块砖开始硬往她的足踝下楔了。她的膝盖开始“格格”地响了。巨疼闪

电般地传遍了全身,刺激着全身,她全身抽搐发抖,可她眼里还是闪着倔强地光。

宫天龙问:“谁可怜呢?小姐!”“呸!”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吐到他脸上。

小白脸一扬手里的皮带。宫天龙拦住他。一个男人撬起了菲菲已被挤变了形

的玉足,準备往她的足踝下塞第四块砖,菲菲“啊!”地一声,身子一歪,昏了

过去。

宫天龙摇了摇头:“放开她!,用冷水浇!”过了片刻,菲菲“嘤咛”一声

醒了。戈军伏下身子看着菲菲。他知道离菲菲意誌的崩溃还早哩。就说:“还是

把她捆到老虎橙上去!”菲菲又被捆好了,这次却没有加砖。戈军拿出了几根打

毛衣用的竹签,开始往她的脚指甲里钉。菲菲狠命地摇摆着头,紧紧地咬住牙,

十指连心,她又昏了过去。男人们摇了摇头,宫天龙道:“想不道她这麽倔!”

戈军残忍地笑了:“她衹要不服,我们就接着治,我就不信,一个小娘们就

这麽能忍。”一阵冷风吹在菲菲精光赤裸的身上,她醒了。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菲菲一动,发现自己被悬在空中,四肢被拉得紧绷绷的,成了一个X形,动一动

就是一阵钻心的疼。她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流了下来。这里,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开始插她的阴户,又扭她的屁股,干了一会儿,转身走了。又一小会,另一个男

人走进来,把一根筷子往她屁股眼里一插,她疼得“呀!”地一声。那男人又走

了。

菲菲听了一会明白了,七个男人在外面打麻将,谁放了炮就进来折磨她。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们又拥进来围在菲菲身边。

“怎麽样?”宫天龙问戈军用手捏了捏她的乳房:“说话呀!谁可怜!”菲

菲已是很无力了,她抬起头来望了他们一眼,吐出了两个字:“妳们!”又垂下

头去。小白脸骂道:“妈的!”他手里燃着的烟头按在她的肚脐眼上,菲菲用力

闭让眼睛,强忍着灼痛未发一声。

菲菲被放了下来,面前放了一盒在烫的方便面,一杯热奶和一块奶油面包。

菲菲默默地吃起来。

歹徒们看着菲菲把这些东西吃下去,又看着菲菲休息了一会。

宫天龙问道:“怎麽样,还倔多久?”

菲菲抬起头来,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忧郁:“又要拷打我了是吧。我

还受得住,来吧!”宫天龙笑了,他摇了摇头,转过身问男人们:“还干她吗?”

男人们相互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菲菲笑了笑:“那妳们上刑吧!”两个男人抓住菲菲的两手手腕合在一起捆

上,又把菲菲牵到地上的两个铁环边,把她的两衹脚放了进去。戈军看着她:

“我们要吊了!”菲菲一笑。宫天龙叫道!:“吊!”菲菲被缓缓吊了起来,她

的手被拉到了头上方,又接着往起吊,菲菲的两衹脚踮起了脚尖,但无法离开地

面——被铁环卡住了。菲菲的身子被拉展了,拉紧了、绷住了,她感到了一阵阵

疼痛。全身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小白脸狞笑着取出了一个油桶,里面浸着几根小

指粗的山藤。他取出了一根,在手里抖了抖,大叫了一声:“我让妳知道鞭子是

干什麽的!!”一甩之下菲菲洁白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紫红色的“蚯蚓”,菲菲

咬住了牙,身子一扭,但未动;她一声不吭。小白脸连抽几鞭,菲菲的脸都痛变

了形,但还是咬住了牙。小白脸转到她侧面,用藤条抽打她坚挺的乳房。乳房上

也鼓起了红色的“蚯蚓”,菲菲竭力想转动,但是做不到。她终于开始轻轻地呻

吟——“啊!……哎呀!”菲菲乳房上、肚皮上、大腿上都鼓起了一条又一条紫

红色的蚯蚓。

第叁十二鞭后,菲菲头一垂昏了过去。小白脸停止了抽打,一个男人提来一

桶盐水,先把菲菲从铁环里鬆了一鬆,又把菲菲往低处放了放,让菲菲的身子鬆

活一下。男人们开始用盐水擦她的鞭伤;在巨痛的刺激下,菲菲渐渐醒了,她忍

不住开始呻吟。宫天龙和弋军相互看了看,弋军对菲菲说:“先别哼哼,我们现

在就要抽妳的骚穴。”菲菲没有说话。男人们仿佛看到了希望。

菲菲的上身仰在地上,双腿被分开吊住,成了一个大大的V字,腰也离了地。

弋军扬了扬手里的藤条:“再不服气,抽烂妳的小屄!”菲菲眼望了望他,

闭上了眼睛。弋军把藤条重重一甩,“嗖”“啪”“啊!——”菲菲一声尖叫,

身子开始翻滚,“啪”又是一声,菲菲尖叫着滚压。她身下是褥子,擦不伤皮肤。

但阴户那刺骨的疼痛遍布全身。她在飞舞的藤条中翻滚着,发出了一声声尖叫。

男人们已经看到了希望。第二十叁鞭下,弋军停手了。菲菲的阴户高高肿起,

阴道里渗出的尿水和血水流到了她的肚皮上,也滴到了地上。宫天龙伏身子靠近

菲菲的脸:“妳好可怜,对吗?”菲菲静静地躺着,没有回答。宫天龙又问了一

遍。菲菲惨笑了,“还有什麽花样,来吧!”宫天龙伏下身子仔细地听,菲菲用

了点力又重復了一遍;这回宫天龙听清了,他脸一下子沈了下来。

宫天龙取出了瓶烧酒,开始缓缓地往她阴户上浇,烧酒渗进了她的伤口,流

进了她的阴道和屁股眼里;菲菲发出了尖声惨叫,她扭动着身子用力伸缩着双腿,

大声哭叫起来:“畜牲啊,畜牲啊!妳们好狠啊,妳们不是人,妳们不是人啊!”

等菲菲哭叫停止了,倒在那儿直吸冷气,男人们鬆开了她的双腿。她静静地

躺着,男人们又出去了,过了一会,弋军又回来了,他揪住菲菲的头发把她扯坐

起来:“跪着!跪好!”他踢着菲菲的两条大腿。菲菲没有倔,她跪在了地上。

这时,菲菲感到自己的意誌快要崩溃了。她努力地对自己说坚持、坚持!

当男人们再度走进来时,菲菲已爬在地上睡着了。男人们相互一看,弋军走

过去对着菲菲的阴户不轻不重地踢了两脚:“跪好,跪好!”菲菲一下醒了,抬

头看了看围在身边的男人们,用手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跪好了,宫天龙感到胜利

在望。他一挥手,有两个男人开始往菲菲面前放吃的。

菲菲看了看面前的牛奶、鸡蛋和面包,缓缓地伸出手去。弋军叫道:“不许

用手!”菲菲身子一颤,抬头望着他。弋军说:“象狗一样,衹许用嘴!”菲菲

缓缓跪直了身子昂起了头,不再看食物一眼。弋军叫道:“妳!”把手一挥要打。

宫天龙抬手一挡,他蹲在菲菲面前:“妳想怎麽吃就怎麽吃。妳会成为我们

的一条狗,可妳现在还是人。”菲菲看了看他冷笑一声:“我永远是人!”菲菲

把东西吃完了,宫天龙又让人送来了一大盆热水:“洗个澡吧!”“好!”菲菲

艰难地洗凈了自己。她又休息了一会。

过了一会,菲菲抬起头来,宫天龙问:“妳还能忍多久?非要让我们折磨妳

吗?”菲菲平静地说:“用刑吧,拷打吧,我要坚持到最后!”宫天龙拿出两枚

钢针,又拿出两枚红烛,用针尾扎进红烛底部。两个男人当即上前把菲菲抬起来

平放到大桌面上,做大字形分开四肢固定好。蜡烛被点燃了,两枚钢针分别扎进

了她的两个乳头上,菲菲又发出了惨叫,她的身子开始抽搐了,滚烫的蜡油滴到

她白嫩的乳房上。

“还要忍多久?”弋军问。

“我……还受……得了!”菲菲咬着牙说。

红烛烧了一小半,见菲菲还在撑着,小白脸又拿起了一根细铁丝,烧红了,

轻轻地放在菲菲的阴唇上,菲菲又是一声惨叫,但宫天龙他们还是失望了。小白

脸上前拔出了插在菲菲乳头上的针和红烛,鬆开了菲菲的绑绳。

菲菲又被绑在了老虎凳上,她感到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她眼看着两个核桃

大的钢珠头烙铁被放到面前的火盆里,被烧得发了红,又被举起来变成了黑色,

一丝恐惧袭上心头,她闭上了眼睛,準备承受那钻心的痛苦。可等了片刻,没有

痛苦袭来。她又睁开了双眼,就在这里,两个烙铁几乎同时按到菲菲的脚步心上。

菲菲终于发出了歷声惨叫,长长的惨叫,在惨叫声中,她突然垂下了头。

“快!”宫天龙急忙叫道,“用冷水浇!”浇了四盆冷水,又等了一个多小

时,菲菲终于苏醒了。宫天龙嘆了一口气:“看来得让妳休息一下,养养伤了,

我们不想让妳死!”菲菲心头一震,抬起头来,宫天龙见她的目光已软了下来,

冷漠和高傲已经看不见了。菲菲动了一下,见自己已被鬆开,就势软软地倒在地

上。

小白脸端着一盆冰棍放在了桌子了:“大家先解解热!”男人们每人抄起一

根冰棍吃了起来。宫天龙吃了两口,转身看到菲菲,于是拿起一根冰棍递给她,

菲菲接了过来,慢慢地吃着。弋军看着看着,突然闪出一个恶唸,对小白脸一招

手,小白脸把耳朵凑了过去。听着听着,也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大家全都吃完了一根,小白脸站了起来:“小弟给大家献臺好戏。”

人们连菲菲也都看着他。小白脸一指菲菲,对其他男人说:“来,帮个忙!”

菲菲双腿分开,脚上头斜下,被斜吊在空中。小白脸叫道:“看我的!”他拿出

了一个避孕套,套在了一个冰棍上,走到菲菲身边,低下头看着她,菲菲不知道

他要干什麽,眼里闪过一阵惊慌。

小白脸叫着:“看好了,这叫做后门吃冰棍!”说着勐地把这根冰棍插入了

菲菲的屁眼里。菲菲“啊”地一声;男人们哄笑起来。接着,小白脸又用避孕套

套住一根冰棍,对男人们说道:“这就叫冰棍K屄!”说着他用手拔开了菲菲的

阴唇,“啧”地一声,把冰棍插进去,开始用冰棍抽插菲菲的阴道。

菲菲咸到一阵羞耻,接着又冷笑一声。可是突然她感到一股阴冷的疼痛,一

阵说不出的痛苦从阴户里蔓延开来,袭上全身,袭进肺腑。她禁不住开始“啊、

啊”地叫着扭动挣扎起来。所有男人们眼里都射出了兴奋的光芒。这股阴冷的寒

气如刀割一般的难受,把莫名的痛苦射进了她的子宫,来自地狱的痛苦终于打垮

了菲菲的矜持。她终于开始惨叫着大声求饶了:“拔出来呀,受不了呀!求妳们

拔出来吧!”菲菲惨叫着踢蹬着:“拔出来吧,拔出来呀,我什麽都服了呀!…

…“宫天龙把头伸过去:”什麽意思?“”求妳把它拔出来……快呀!“宫

天龙笑了:”妳让我拔什麽?“”把冰棍拔出来。饶了我呀。“男人们都笑了起

来。

弋军笑着说:“把冰棍从哪儿拔出来?是从妳的贱屄里吗?”

“啊……是,是,是从我贱屄里呀,快呀!”终于,这个女郎要被征服了。

宫天龙狞笑着说:“妳不想让冰棍K妳的屄,那想让谁K,说呀!”此时的

菲菲哪里还敢有自尊:“妳们,让妳们K,让妳们K我的屄,快拔出来……快呀,

啊……啊……”“那麽现在谁可怜?”小白脸问。

“我……我……可怜……可怜我”菲菲实在受不了。

宫天龙拔出了那两根冰棍:“妳是什麽?”

菲菲一愣,宫天龙又问了一句:“妳是什麽?妳的屄又是什麽?快说!”望

着面前的冰棍,菲菲终于反映了过来:“我是狗,我的屄是狗屄呀,”“哇”地

一声,菲菲哭了起来。

“不许哭!”弋军又把一根冰棍插进了菲菲的屁股眼里。菲菲止住了哭声,

可不过片刻,菲菲又大声哭叫起来。

男人们更兴奋了。宫天龙大叫:“巩固胜利成果!”一根冰棍又插进了菲菲

的阴道里。男人们尽情地欣赏着菲菲哀婉地哭叫和求饶!

菲菲被放了下来,宫天龙道:“来,每人插她两根冰棍!”男人们纷纷拿冰

棍套避孕套!。菲菲惊惧地缩着身子,突然,她跪在地上:“饶了我吧,饶了我

吧!”她开始一个又一个地磕头了,“饶了我吧,我不要啊!”她痛哭着乞求。

菲菲的意誌终于烟消云散了。她哀哀求告:“让我干什麽都行,求求妳们,

饶了我吧!”宫天龙用脚踢了踢她的脸:“象狗一样爬着转圈!快!”“不,先

让她服侍我的鸡巴!”小白脸上来说。

菲菲又洗了个澡,高贵的气质在这里成了受折辱的重点。“快说,请让我服

侍主人们的JJ。说的越贱越好!”男人们凶狠地命令。

“现在请让人服侍主人的JJ,我是最卑贱的母狗,主人们要是不满意,请

打我踢我吧,那是我的荣兴!”菲菲双膝跪倒在他们面前。

小白脸把阳具送到她的面前,菲菲抬起头来:“我从来不会这个!”“我们

来教妳!把这宝贝放进妳的嘴里,要用舌头舔,要轻轻地吸……”小白脸硬硬的

阴具顶向菲菲如花的玉唇,菲菲不得不张开了嘴巴,将肉柱含了下去。

“唔唔……”坚硬的肉棒直插入喉咙深处,立刻引起了呕吐感。

“妳的手也要动,用妳的舌头尖舔龟头!”菲菲的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开

始活动,从龟头的开口处流出了表示性感的液体,菲菲伸出舌尖舔着。

“性感地摇动妳那漂亮的乳房给我们看看!”戈军命令她。

“嗬……”菲菲口含着肉棒,使身体上下摆动。黑发飞舞,美丽的乳房淫荡

地摇动。

“这多好看呀!”男人们哄笑着说。

此时的菲菲没有了羞耻,更没有了少女的矜持。

戈军走过来,“我来给妳双重服务。”他用手捏了捏菲菲的阴核,并自身后

用力地抓捏着菲菲丰满下垂的乳房,身体靠在菲菲的背上及丰满弹性的屁股上。

不断地用舌头在菲菲的阴核上吸舔。嘴里塞满肉棒,下体又受这样的刺激,

菲菲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嘴里开始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是不是想被K了,把屁股抬高一点。”男人双手用力,把她的屁股抬得高

高挺起。“母狗,妳说自己是母狗,快说,请主人插进来!”“是,我是母……

母狗,“菲菲感到了强烈的耻辱。”插吧……请插进来吧……“菲菲含煳地

说着。

“不行,第一:我们都要听清楚;第二:要说明白让我插进哪里去!记住了

没有!”戈军用手拍打着菲菲的屁股,“一面说一边要把妳的白屁股扭起来。”

“是!”菲菲声音颤抖,她忍着泪水说了出来:“我是……是主人的……一

条…

…一条母狗,请……请主人插入吧,插入……我的阴户,不……那是我的狗

屄“

说完她紧紧咬住下唇,泪水夺眶而出,慢慢地扭起了屁股。

“嘿嘿嘿……”男人们都露出了笑容。戈军用手握住肉棒,顶在了菲菲的阴

唇上,菲菲想逃避,可是前面被从嘴里插入肉柱,正不断地被搓插蹂躏。

男人的阴具推开柔软的肉门直插到了最深处。“啊……”突然的刺激使菲菲

的身体不由的紧缩;戈军不理会菲菲的样子,马上用勐烈的速度上下抽动。此时

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地刺激着,开始了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

菲菲突然觉得自已在这种QJ中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

男人从身后抓住她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有些凌虐地搓捏着,

而插入后不停改变着肉棒的角度而旋转着。激痛伴随着情慾不断开始从自己的子

宫传上来,菲菲全身开始融化了,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动的快感,她

的淫水也开始不停地溢出来。

这时小白脸的肉棒在菲菲嘴里疯狂抽插后,已达到了高潮,肉棒在菲菲嘴里

连连跳动,射出了黏黏的精液。

“喝下去,不準吐!”听到这严厉的声音,菲菲木然地把有腥味的白色液体

吞了下去。

“放在嘴里好好地舔!”菲菲的脸颊通红,她把自己的红唇送上去,在尚在

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着。而后面的男人还在不顾一切地继续抽插,受到勐烈

的衝击,菲菲连续几次达到高潮,最后快陷入半昏迷状态时,戈军的精液也放射

到她的体内。

菲菲开始在地上爬了,边爬还要边学着狗叫。“看看这个高贵小姐自尊还剩

下多少?”男人们想尽办法来折辱着她,逼着她用嘴去舔每一个男人的脚。去吻

每一个男人的屁股眼,菲菲已经麻木了,她衹是机械地服从着男人们一个又一个

希奇古怪的命令,现在倔强而高贵的菲菲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深藏不露,一露就爆

我一看甩不掉,灵机一动,找了颗树,学着男人的样子站着尿尿,尼玛,转身,司机已经跑了很远了…… 5、“你吃不吃苦 […]

短篇笑话3

1、小茹:妈妈,发药的阿姨为什么戴口罩? 妈妈:给你的药很好吃,院长怕她们偷吃了。 小茹:给那些拿刀的叔叔戴口 […]

短篇笑话2

在两度险些撞车之后,提心吊胆的太太忍不住提醒说:“亲爱的,你把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器打开,也许有点用。”先生摇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