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享受了意淫的感觉 让我体会到这种含而不露的感觉

昨日下班跟往常一样挤公交回家。车上人一般多。还好有了一个靠走道的位坐。车在某一个站台靠停后,一下挤上来了不少人。都在往里挤,我也没太留意。等我留意到的时候,发现有一位女士站在我的身边。怎么发现的呢?原来是我的脚不小心顶到了另一条腿的内侧,一看是位女士,穿的是裙子。脸就没太认真看。我本能的收了收腿,免得再次碰到。没想到这位女士又往前站了站,还是又碰到了一下。我也没地方再退了。虽然本人也好色。但想想在公交车上还是要收敛一下。免得被人叫色狼了。但面对这位女士的进一步靠近,我也没办法了。心里想是不是这样她也会感觉挺舒服呢。就保持住了这个坐姿,没动。随着公交车的颠簸,相摩擦的频率越来越高。感觉她也是越靠越近。说实话,我自己也有点感觉了。虽然摩擦的不是我的大腿内侧,但这种暧昧的感觉,还是挺享受的。到了另一站,下车的人多了。车内的空间没有哪么挤了,我以为她就会换一个空一点的位置去站。但她只往我手的方向动了一下。结果造成脚是碰不到了,但手又在碰撞她的大腿。这时我抬头看了一下,感觉她都有将我要抱住的趋势。哪会真有冲动,想直接用手去摸一下。但还好,控制住了。就在不断的享受这种感觉的时候,时间也在流逝。我在想,她会在哪一站下呢。就在我想的时候,车又到站了,结果我旁边的人下车了,刚好空出一个位来。她迅速的坐了进来。结果,我们的手又都粘在了一起在相互摩擦。真的很难受,我这会的感觉。还好大脑还受控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时她拿出了一个小枕头,靠在了坐椅上。眼睛也闭上了。不知是否也是在享受这种感觉。反正我们的手紧紧的靠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也不愿意离开。
就这样暧昧着,相互感觉着。快到我要下车的站台了。心想难道就这样结束了。我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到站了也不下车,一直这样坐到总站去。很多年没有这种冲动了。到了站台,我也没下车。就这样坐着,相互摩擦着。心里在想,她是不是也是我这样的想法,一直坐到总站。如果她也跟我一起坐到总站的话,我一定会跟她发生点什么。因为哪一刻的冲动已经有了。

车在往前开着,我的内心也在不断的猜测。就在我想的时候,我发现她认真的对我看了一眼。好像在问我,你怎么不问我要一下电话。换几年前也许我会这样做。但现在的我,好像更愿意体验这个过程,而不是终极的结果。因为我知道结果都会是一样的。所以我也没有开口。这时我手上稍微加了一点力。不知是我用力太大,还是她真的也被我勾引得进入状态了。她猛的一抬手。我在想完了,她要叫色狼了。没想到她没叫,又看了我一眼。我装着没看到。原来,公交车又到站了。平日慢的公交,我感觉这次怎么这么快啊。原来她要下车了。而我已不知坐过了多少站。为了享受这种感觉,心里想也值。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说一句话。也许都享受了这种感觉。又或者说我一个人享受了意淫的感觉。她下车了,望着她的背影,我有此许失落的感觉。我没有跟着她下车。而是在她下车的下一站,我才下车。又到对面坐同一路车,往回坐。
整个过程,享受了这个暧昧的过程,没有交流,也没有电话。只是感觉。不过挺好的。原来坐公交,也会让人回味。
也许某一天,还会碰到她。也许这一辈子也再也无法碰到。但都不重要,享受了这个过程。没有结果的结果,也许最好了。希望她也能回忆起。
感谢XXX路巴士,让我体会到这种含而不露的感觉。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深藏不露,一露就爆

我一看甩不掉,灵机一动,找了颗树,学着男人的样子站着尿尿,尼玛,转身,司机已经跑了很远了…… 5、“你吃不吃苦 […]

短篇笑话3

1、小茹:妈妈,发药的阿姨为什么戴口罩? 妈妈:给你的药很好吃,院长怕她们偷吃了。 小茹:给那些拿刀的叔叔戴口 […]

短篇笑话2

在两度险些撞车之后,提心吊胆的太太忍不住提醒说:“亲爱的,你把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器打开,也许有点用。”先生摇摇头 […]

狐诌冷笑话——你就不是取经的料

1.母亲节一大早我就给我妈献花,祝她母亲节快乐。我妈收到鲜花后板着脸说:“比起母亲节,我更想过奶奶节。”(逼婚 […]

囧态百出的相亲和约会

1、一次约会完男朋友送我到家门口,跟我说:“口腔溃疡了,嘴很疼。” 我关心地说:“怎么办,用不用买点药。” 结 […]

短篇笑话

妈妈,你为什么要煮爸爸的筷子和碗呢?” “因为你爸爸上班的地方发生传染病,你爸爸被传染了,所以你爸爸嘴巴碰过的 […]

青年问禅师系列(三)

1、程序员问禅师:“我和在一起 7年的女友分手了,程序员是否诸多和爱情无缘?”禅师笑而不语,把程序员带到正在比 […]

逗你会心微笑的俏皮辣侃

1、应试教育就是,我本来是一只蝴蝶,你把我的翅膀剪断了,还怪我跑得没有兔子快! 2、这社会,女的照相照胸,男的 […]

青年问禅师系列

1、年轻人看到年轻夫妇在吵架,最后还分了!就问禅师:“难道世间就没有爱了吗?”,禅师那出了一个叉子,什么也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