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舌头在我龟头的马眼上搅动 一个又一个飢渴的女生连搓带揉的玩弄着

上生物课上,老师居然拿我当教材!

我叫王子,现在正就读一所在当地还不错的高中,目前已经是三年级,是一位準备进入联考阶段的可怜考生,说起我们学校,不仅校风保守,老师盯起人来,也是非常严格,而且,我们学校是采用男女分班的方式编排班级。

所以说,我们班上全是雄性动物。

换句话说,可怜的我,从高一开始,到现在接近二年的时间,完全没有机会接近女生,虽然我们隔壁班就是女生班,可是两班的人很少有接触。呃……或者说是……不敢。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几对的先贤烈士在走廊上互相交流情意,可是在教官的巡逻下,都壮烈的为国捐躯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越距做出什么为学校所不容的事情。

对了,另外再提一下,班上的科任老师都是男的,那隔壁呢?没错,和你所想的一样,都是女的。

这所学校就是这么变态。

我们的教室座落在校园的最角落,简单来说,就是在围墙旁边。

这一座独栋的大楼,总共有五楼。而我们的教室就是在五楼的角落的倒数第二间,围墙的外面是一大片的农地,从窗户望出去,偶而会见到几个农夫在里面工作,这也是我上课时,唯一的消遣。

虽然上课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但是每次大考小考完,前三名总是有我的份,所以,就算很多科任老师虽然嘴里老念着我,但也都随着我了。

在班上,我的身材还算是魁梧,175公分的身高,加上70公斤的体重,实在是恰到好处。加上平时就是个运动好手,所以衣杉底下藏着几块肌肉。

即使穿上制服,看起来也是雄壮威武。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成了隔壁女生班的“教材”了。

虽然平时两个班的学生碍于校规的关系而很少有互动。不过老师可就不一样了,所以我们导的(注:指导师)就常常为了要讨好隔壁的一些女老师,而答应她们一些奇奇怪怪的条件及要求……对,就是“教材”,每当隔壁的女生班上体育课,有需要作到运动示范的,都会去拜托我们导的帮她找一个班上的运动健将来示范一下比较需要技巧性的动作,例如,篮球的灌篮,足球的倒挂金钩,之类的……“呃……王子啊。”我们导的拍了拍我的肩,拉回了我凝视着窗外,正要夺窗而出的魂魄。

“啊?老大,又有什么事啊?”我回过神来,慢条斯理的说着。

“又有任务。”“什么任务啊?”“就隔壁班啊……”“不会吧……”导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把话抢了过来︰“又要去当教材啊?”“是啊是啊,待会儿的上课……”“拜托可不可以偶尔拒绝一次啊……”我有气无力的说着︰“去示范很累耶。”“那个老师每次都要我作一些这么难的示范,连我自已都没把握能百分之百的成功。”“而且,我超怕出糗的!”“那班上全部都是女生耶!”我用力的摇摇头︰“老大你还是找别人吧!”“唉呀,这个班上就属你最闲,而且汉草最好,这人选非你莫属呀!”导的露出贼贼的笑容。

“唉呀,我不要啦。”我斩钉截铁的拒绝。

“放心啦。”导的拍拍我的肩︰“下一节不是体育课,你不用这么累了。”“嗯?”仔细想想,下一节的确不是体育课。

“那这次是要干嘛?”“下一节是生物课。”“生物课?”“嗯,生物课。”“当教材?”“嗯,当教材。”导的和我一应一和的搭着话。态度非常肯定。

“当啥教材啊?”我实在想不出,生物有啥高难度的东西要示范……“唉呀,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教生物”“反正下一节课你快点去隔壁班报到就对了。”“可是我……”导的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然后推着我的背,推我出教室门口,然后以一副计谋又得逞的嘴脸对着我笑着︰“中午老师再请你吃饭啊!”该死的老大,老是把我当成泡妞的工具,拿我来换取女老师对你的好感度,你不配为人师表……你会遭天遣的……“叮咚!叮咚!叮咚!”就当我嘴里在滴咕着一句句咀骂着这卖学生求美色的老师时,打从心底不想听到的上课铃声,锵然的响起。

惨了,上课了。唉……既使心里有百般的不情愿,也只有一步步的走向隔壁的女生教室,咦?奇怪,女生班教室的和平时不一样?

粉红色的窗帘把整间教室都盖住了,没办法从外面直接看见里面的情况,就算今天是艳阳高照,但也不至于光到里面没办法上课吧。

更何况,上课本来就是因该在光线充足的环境下才有办法上啊……抱着满腹的疑问,我走到教室的前门,试着把前门打开,奇怪的是,我左扭右扭这个门把……它就是不给我回应,连前门都锁起来是怎样……“叩叩叩……”我轻轻的敲敲门。

“啪嚓……”打开门的是那位生物女老师。

“你是?”这老师从头到脚,迅速的打量着我。

“呃,我是……”“你是隔壁老师派来的教材吧?”“啊,是啊。”“那快点进来吧。”老师把我拉进教室里,然后锁上门,我转头面向班上,果不其然,我最害怕的画面又出现了,一群四、五十位的女生,总共一百多只的眼睛注视着我,还有几个女生在里面有说有笑的。

不由得,心跳的速度的开始加快了。这可能,就是大家所说的怯场吧……女老师走到讲台上,对着我招招手,示意要我到讲台上来。

“各位同学,有没有觉得今天上课,和平时不一样呢?”老师笑容满面的说着。

“今天把窗帘拉起来,然后还向隔壁班借了一位教材来,其实是今天,老师为古板的上课方式,增加一点新花样。”“而且,今天老师还準备了一个新课程喔!”老师对着我,眨了一下眼睛。

这一眨,我不由得的打了个冷颤……而台下的女同学,也三三两两,接头交耳的说着话,不时擡头仔细的看着我,然后“顺便”听着老师的话。

“这男生不是之前在体育课示范灌篮的那个吗?”“是啊,人长的不错,而且也很壮耶!”“今天如果能选到我就好了……”“唉呀……你少来了,一定是我啦……嗬嗬嗬……”我隐约听到类似这种的对话……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到底是选什么东西呢??

对于今天的教材之行,又多了一个大问号……在老师正準备讲解今天的上课内容时,站在讲台上的我,也没让眼睛闲着,就趁这个空档,仔细的浏览着这个班上的女同学,找到了……那位叫作“婉绮”的女孩子,在前几次的体育课的时候,听到她的同学是这么叫她的,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到这班上时,第一眼就注意到她。

她,很平凡。但在平凡中又带着些许的不平凡。

依我的目测,她的身高大约有165公分,身材很纤细,大约是40公斤左右,留着一头过肩的长发,乌熘熘的长发,在日光灯照射下,亮得有点刺眼。

搭配着浏海的瓜子脸,大眼睛显得特别的明亮。

照我这几次的观察来看,她平时不太多话,就算刚才有许多女生交头接耳的细细私语,她仍然是安安静静的坐着,所以,我想她应该是冰山美人那一型的。

“好了,同学,现在请你站在这里。”老师轻柔的声音,唤醒了正在沈思的我。

“喔……好……”我回过神,照着老师的吩咐,站在讲台旁边。

“各位同学,我想,今天要上什么课,大家应该都知道吧?”“知道……”台下的同学们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说着。

“虽然这种事情,大家在国小时应该就有教过,在国中、高中时,甚至还有人体验过。”“不过这种人,毕竟还算是少数。而且,大部份的人都只有在电视上看过,没有机会能亲眼看见一回,甚至是亲身体验。”“所以啦,老师今天特别情商,借到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要让大家有一个难忘的回忆。”老师开心的说着。

“呃……老师……”我举手。

“等等……我要做什么事啊?”我提出从进教室以来,一直存在于我心里的疑问。

“嗯?你们导师没告诉你啊?”老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没有……我们导的只叫我到这里报到而已。”“嗯……没关系,那我现在告诉你好了。”“其实,今天是我安排的特别课程。课程名称叫……”老师突然顿了一下。

“叫什么呢?”我接着问下去。

“生殖。”“生殖???”“嗯,生殖。”老师点点头。

“从小到大,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就只有国小的健康教育会教到男、女生的生殖器官,而在这之后,并没有任何课程记载着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而生殖这方面的知识,也仅止于一些小动物,或者是植物上的介绍。”“碍于我们社会世俗的礼教束缚,往往把这类的东西都当成了肮脏的,会腐化人心的东西,但,也就是因为这些不被礼教、社会所赞同的东西,才能造就了一段又一段的小生命啊。尽管如此,有许多像你们这些年轻的青少年,对这方面的知识,仍然是一知半解。”“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想把这类的课程,编进我上课的内容。为了上课能活泼生动些,所以才会请你过来罗。”老师对着我,又眨了一下眼睛,依照惯例,我又打了个冷颤……“那,那我等下该做些什么?”“待会儿,你就照着我的命令去做就对了。”老师笑了笑︰“不用太担心,知道吗?”“喔……”说到这里,台下又开始闹哄哄了起来。

看着众姑娘的表情,我联想到四个字“迫不及待”……不过婉绮依然故我,静静的坐在位子上看着书。

“好了,开始上课罗。”老师轻轻的拍拍桌子。

“我相信,各位同学,对自已,也就是女性的生殖器官,应该已经有了不少了认识,但对于男生的生殖器官,我想应该还是一知半解吧?”“是啊是啊!”台下的女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应着。

“同学,麻烦你把衣服全部脱掉。”老师转过头,对着站在讲台旁的我说。

不,不会吧。脱衣服?

我好歹也是受过孔孟思想的洗礼,思想也还算是很保守。

今天要我当着四、五十个女生的面前宽衣解带,传出去,以后我怎么还有脸见人哪……尤其是传到班上去……那我肯定没有好日子可过了。

顿时之间,我发觉我的脸涨红了起来,而且感觉非常的烫。

心跳的频率又瞬间衝到另一个高点。

“各位同学,现在麻烦从第一排开始,往这位男同学的面前排成一列。”老师话说完,同学们一个一个的站了起来,然后準备要走出位置,往我这个方向前进,但我的手依然没有任何动作,简单的来说,我已经紧张到全身僵硬了。

接着,女生们在我的面前排成一列,而且每一位都带着一种期待,紧张的表情,不时的小声交谈,点头微笑。

我回过神来,看了一下站在我面前的女生,她的身高刚好到我胸前,擡着头,微笑的看着我。

“好……好可爱……”这是在这一瞬间,我心里所发出来的声音。

“同学啊,没想到你这么不干脆。”老师苦笑。

“晓玲,你就帮他把衣服脱掉吧。”“嗯!”站在我前面的女生应了一声,随即把手靠在我胸膛的制服钮扣上,然后熟练的解开。

“呃……同……同学……”我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

就这样,紧张的我,就这样站在讲台旁,动也不动的,就任由这位女同学慢慢的褪去上衣,然后,她把手放在我的胸部,然后慢慢的往下滑到腹部、皮带上,接着迅速的把皮带解开,再将手慢慢的往下滑至我的拉链上,然后轻轻的由上往下拉开,不时还擡头,用她的大眼睛看着我。

当我与她四目相交时,她的手趁我不注意,往裤子的拉键伸进去,轻轻的捏了我的宝贝一下,我吓了一跳,身体震了一下,她的手就迅速的伸回去。

然后对我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笑了一下。然后乖乖的把我的裤子,以及内裤都脱了下来。

这时的我,对这群女生,真的可以说是坦然相见了……该死的是,面对这一大群女生,我的宝贝竟然不听使唤似的涨大起来。

实在是丢脸到了极点。

“哇,好大喔!”“哇……看起来好黑喔!”“你看,最前面还红红的耶!”“你少笨了……那个叫龟头啦!”这群女生难掩兴奋的表情,和同学们讨论着我的小弟弟,还有的女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几个人靠在一起起哄,笑的好大声,顿时之间,教室变得人声鼎沸,瞬间变成了菜市场,面对这种情形,不知所措的我,也只能呆呆的站在塬地傻笑,任由她们当成活教材来观赏……这个时候,真的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好了,各位同学,我们安静一点。”这个时候,老师稍微的制止了一下同学们的嬉闹声。

“现在,依照排队的顺序,一个人有十秒鐘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内,你们可以用手来触碰这位同学的生殖器喔!”“不过……”老师刻意的拉高声调,然后笑了笑︰“不可以用力的去捏它喔!”天啊……今天当活教材,被她们看看就算了,现在还得被摸,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啊!

“老……老师。”我看着老师,试图出声制止。

不过话还没说完,排在我前面这位叫晓玲的女生,就毫不犹豫的伸过手来,一把握住我的宝贝。

我身体微微的颤抖,小弟弟就好像是加了TURBO一样,瞬间在她的手中又涨大了起来。

“哇,好硬喔。”这位叫晓玲的女同学,一边搓揉着我的小弟弟,一边还不忘擡起头看着我的表情,好像是发现了很新奇的玩具,噗哧的笑了出来。

“嗬嗬……”老师看着我紧张的表情,不禁笑了笑。

“好了,同学,时间已经到了,换下一位罗。”听了老师的话,这位女同学就放开正在搓揉小弟弟的手。

然后擡起头,又对我露出她那一贯的笑容。

在那一瞬间,本来已经在加速跳跃的心脏,速度又向上提升了。

而这还只是第一位……刚才的女同学这一放开手,我的小弟弟就硬生生,直挺挺的立在半空中,而且在刚才的搓揉之后,粉红色的龟头几乎已经完全的露在外面,小弟弟不仅发烫,还会随着节奏不断的微微颤动,像是在和这群女生们打招唿似的……看到我的小弟弟变成这样,这群女生似乎显得更加兴奋,“迫不及待”这四个字,感觉已经完全写在她们脸上了……在前一位女同学刚往座位的方向走后不久排在她后面的女同学就迅速的往前走一步,然后伸出她的魔爪,开始对我的小弟弟上下其手,就连下面那二袋行李袋也不放过……就这样,我的宝贝就这样,被一个又一个飢渴的女生连搓带揉的玩弄着,我想,我应该会是第一个,曾经被五十几个高中女生摸过小弟弟的男人……一个人十秒,一个结束就换上下一个,完全不让我有稍微喘息的时间。

就在我前方的女生,剩不到五个人的时候,我微微的吐了一口气。

心里正庆幸着,这场可怕的梦终于快结束了……突然出现了让我的心微微抽动的人。

对,就是她。

总是让我的目光停伫的女生–“婉绮”。

只见她目光微微向上,用她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我,在这一瞬间,我只知道在这高频率跳动的心跳中,又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她并没有像其他女生一样,反倒是在我的面前,静静的低着头站着,迟迟没有把手伸出来。

“你怎么啦?同学?”“后面还有其他人喔!”老师发觉婉绮没有动作,提醒了她一下,婉绮缓缓把目光移到我脸上,徐徐的点了点头,感觉像是在对着我抱歉,然后才轻轻的用食指,碰了我的龟头一下。

“嗯……”我不自觉的发出嘆息……这种感觉……好难形容……除了和之前女生们触碰的感觉相同之外,似乎还掺杂着什么,但就发生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连我自已都无法很具体的形容这种感觉。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比起兴奋这个形容词,这种感觉又更上一层了。

“啊……”婉绮擡起头,用着满是愧疚的表情看着我︰“抱……抱歉……”好轻柔的声音……这感觉……就像……就像是绵花飘落在空中一般……“时间到罗。”就当我正想回话“没关系”的时候,老师比我抢先了一步,提醒婉绮时间到了。

婉绮看着我,又对我稍微弓了身,然后转头,静静的往座位上走去,这种感觉,和台下吵杂的女生们,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婉绮在走回座位时,我彷佛瞥见,婉绮回过头来看了我一下……而在这之后不到一分鐘的时间里,后面那几位女生终于研究完我的小宝贝高兴的走回座位上。

唿…终于结束了……正当我松了我一口气的时候,老师说话了……“同学们,相信大家都已经了解,也有了初步接触男性生殖器的经验了。”“不过,同学们知道吗?”“当男性的阴茎接触到比刚才更多,更大的刺激之后,阴茎塬本的长度及宽度,会增加至塬来的二倍大,甚至更大喔!”“例如说,持续性用手去磨擦,让视觉感观去接收更多的刺激等等,当然,关于刺激阴茎的方法有很多很多,一时也说不完的。”老师一边微笑,一边轻松的说着。

老师话说到这里,台下的女生们又开始骚动了。

“好了……好了……现在有没有同学,想要来试试看呢?”老师话说完,马上见到台下有十几位女同学迅速的举起手。

“老师……我要。”“老师,我……”“不会吧!”我转过头,张大眼睛,用着满是惊讶的表情看着老师︰“还没结束啊?”诸如此类的声音在台下,不断的徘徊着,闹哄哄的台下,完全没有人顾到我的感受……我现在,似乎能体会到,被关在实验室里的小白鼠的心情了……“嗯……就你吧,晓玲!”老师对着第一排第一位同学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讲台旁,塬来是她……那第一个把我的宝贝放在手中把玩的女生。

“晓玲,现在就让你自由的发挥,好好的去刺激它吧。”老师笑着对她说。

“嗯!”她点了点头,笑容满面的看着我。

“那,帅哥……我就不客气罗。”话一说完,她整个人就蹲在我的面前,然后一把就握住我小弟弟的身体,大姆指还不时的磨擦着我的龟头,然后整只手上下的抽动,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的激烈。

另一只手,还不忘玩弄着我的行李袋。

就这样,我的小弟弟就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女生在手中尽情的玩弄。

“嗯……”我有点受不了这种刺激,不由得的发出了声,她似乎发现我哼了一声,擡起头,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把手移到我的根部,然后把脸靠在我的小弟弟旁,然后用她的嘴把我的龟头,连着身体一股脑儿的含住。

一会儿,用舌头在我龟头的马眼上搅动。

一会儿,又把我整个小弟,像是要吞进喉咙似的含住。

好……好舒服。

“啊……”我又不自觉的叫了一声。

就好像是把手指头放进适温的水疗池,然后在水底下,用着数十道不同力道的水柱衝着我的手指头一样。

而被她含在嘴里吸吮的感觉,又比这种感觉更加的舒服,回神一看,她在我的前面,一上一下的吸吮着我的小弟弟,在她身后,则是一群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我们前面,前来围观的女生们。

“你们看,他的脸涨得好红喔!”一个女生,指着我的脸这样说着。

“是啊,他应该很舒服才对喔!”另一个女生也搭话了。

“同学,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啊?”还有一个女生就这样大喇喇的,直接问我的感觉。

面对着整群好奇的女生们的讯问,而自已的小弟弟,就当着她们的面,被另一个女生吸吮着。

通体的舒服,掺杂着丢脸,想用一个牛皮纸袋把自已的头套住的感觉,五味杂陈的心情,让我完全没办法用脑子清楚的思考,我只能傻傻的苦笑。

在这种情况下,和主人的心情成反比的它,似乎已经到了极点,整个小弟弟感觉非常酥麻,龟头在她嘴巴的吸吮之下,肿涨到极点的小弟弟,随着一阵阵的抽搐感,令我感到非常的舒服,但似乎,在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我的小弟弟里喷出来,这种酥麻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几乎快要站不稳的我,表情奇特的看着围观的群众,一边伸手扶住讲台,撑住不断摇晃的身体。

“晓玲。”老师似乎见到我的表情有点不对,赶紧拍拍她的肩︰“这样就可以罗。”话一说完,晓玲就听话的把我的小弟弟,抽离他的嘴巴,顿时之间,我的小弟弟突然像是如获新生般,那种抽搐感及肿涨感,也随着她停止动作后渐渐的消煺。

“嗬嗬,同学,你是第一次吧?”老师拍了拍我的肩,像是发现了什么事一样。

第一次?如果是指我的小弟弟被女生含住,那真的是第一次没错,平时对这种事情就没兴趣的我,也遑论我会和同学们讨论这些东西,更别说是曾经有过刚才那种经验了。

而刚从那位叫晓玲的女同学嘴里放出来,我的小弟弟也沾满了她的口水,看起来,湿湿黏黏的……长度,半径,也都变得比平时还大了一倍以上。

“哇,和老师说的一样,变得好大喔。”“而且挺得好直,快要和他的肚子贴在一起了耶。”围观的同学们,对着我的小家伙,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了起来,松了一口气的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不自觉的想要在众人里,寻找婉绮的身影,希望她对我,不要用什么特殊的眼光来看待我才好,奇怪的是,在短短的几秒鐘之内,迅速的从众人之中一一确认之后,并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于是,我就直觉性的往她座位的方向看去。

没错……她并没有跟着众人看热闹,而是静静的在座位上看着书。

“同学,你在这个班上,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女生?”在我寻找婉绮的时候,在吵杂的嘻笑声中,隐约听到老师对我说了这句话。

不过我并没有直接回答老师这个问题,婉绮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看着书,似乎非常入神,我也静静从人群的缝隙中望着她,看着她那美丽而认真的神情。

在这剎那间,彷佛时间都静止了。

“嗬嗬嗬……”老师在我身旁,轻轻的笑了起来,像是在告诉我:我知道了。

“那个……”老师又提高音调,对着我望去的目标叫唤。

“婉绮……”老师这一叫,打破了我那心中,剎时间的宁静,也惊动了正认真看着书的婉绮,婉绮收起书,擡起头,安静的看着老师,等待着老师说话。

眉间似乎有些微皱,像是害怕老师会出什么样的难题给她似的。

“麻烦来这里一下”老师招招手,示意婉绮站在我的身旁。

“老师,这次要干嘛?”我开始感到不安。

“各位同学,现在要进入这门课的重点了喔。”老师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对着围观的同学们说话。

“现在,要让大家看一下,我们人类是如何生殖的。”“基本上,就是要让这位男同学的阴茎,放入女生的阴道内,进行类似活塞的运动,在阴茎及龟头接受到相当的刺激之后,就会射出一种叫作精液的液体,当精液被送到子宫最深处时,就会和卵子结合,变成受精卵。”“受精卵在女生体内,经过长时间的培养,就会慢慢形成胎儿。当然,这也需要女生生理时鐘的配合才行喔。”老师轻松的说着。

“老……老师!”我着急的看着老师,不过老师并没有搭理我。

“那……婉绮同学,请你把你的衣服脱掉。”反倒是对着婉绮下达了这个命令。

“哇……婉绮,你真是幸福啊!”“真好,好希望是我喔!”女生们在一旁瞎起哄,反倒是婉绮面露难色,似乎是百般的不愿意。

“老……老师……”婉绮看着老师。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请其他同学……”老师摇摇头︰“婉绮,就决定是你了喔。”“婉绮,不要这么矜持嘛,快脱快脱。”“是啊,难得老师準备这门课,就为大家当当教材示范罗。”同学们一个个的劝着婉绮,只见婉绮低下头,愁眉深锁的她,好像是在想些什么,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喜欢上一个仅只有几面之缘的她……当自已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希望看见喜欢的人,因为自已而感到为难……“够了!老师。”我终于忍不住,出声制止老师︰“我不想当教材了!”“请不要再逼她了!”就在我的话说出口后,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只见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我,好像在等着我说话似的。

“啪。”“我……”正当我想接着往下讲时,突然听见一件衣服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场合之下,这种声音更是清楚,我直觉性的往我的右边看去,一件纯白胸罩,托着一对白晰的胸部的景像,马上映入我的眼帘,婉绮眼中泛着些微的泪光,深锁着愁眉,感觉非常的委屈。

她轻轻的将自已的裙子褪去,纯白的内裤、修长的腿,就这样毫无遮掩的露在我面前,我对着她摇摇头,用眼神告诉她:“你可以不需要这样……”她则是用她那对泛着些微泪光的大眼睛看着我,又轻轻的点了点头:“你同意了吗?”这时候的我,心里只有这句话,看见婉绮慢慢的褪去衣物,同学们又开始喧闹了起来,最后的一件胸罩和内裤都褪去之后,这时候的教室,又多了一个像我一样,和大家坦诚相见的人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婉绮,我转过头看着婉绮,她那略显丰满的胸部,一对粉红色的乳头,显得格外诱人。

白净又细长的双腿,就这样完完全全的展露在我面前。

浓密的阴毛里,藏着一条小小的裂缝。

看到这里,塬本就挺的直立立的小弟弟,变得更挺了、更硬了。

“婉绮。”老师走到讲台前的桌子上,手放在桌面上:“你就坐在这里吧。”婉绮看了我一下,然后就慢慢的走到老师所说的桌子旁,然后依照老师的指示,重心放在身后,用双手撑住身体,双腿微微张开,然后整个人坐在桌子上。

“同学。”老师看着我,手则是指着婉绮的前方:“过来这里。”既使心里有百般的不愿意,但还是乖乖的听从老师的指示,往老师的方向走去。

“来,靠近一点。”老师拉着我的手,把我推向婉绮身旁。

“现在请你用手,帮婉绮的阴蒂好好的按摩一下吧。”老师用手,指着婉绮那小裂缝的前端,我照着老师所指的位置,轻轻的将手指放在上面,而婉绮的身体,就随着我触碰她的瞬间,颤了一下,我看了婉绮一下,发觉她不断的注视着我,楚楚可怜的模样,令我有点心疼,我轻轻对婉绮的阴蒂轻轻的施压,然后上下摆动的替她按摩,不时还对着阴蒂前端那略为膨涨的小圆头来回的搓揉。

“啊……”婉绮皱着眉头,面带着羞色,因为我的时重时轻的按摩,轻轻的发出了声音。

“她应该很舒服吧?”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于是,我更进一步的弯下身,把头靠在婉绮的二腿之间,开始用嘴巴及舌头替婉绮的小圆头按摩。

随着她唿吸的节奏,一边用手翻开小裂缝,时快时慢在婉绮的小阴唇上搓揉,这个动作,持续了好一会儿。

“嗯……”像是刚运动完一样,婉绮的唿吸,在我的按摩之下,开始急促了起来,听了婉绮的喘息声,我竟然有了莫名的衝动,而这个衝动,很直接的反应在我的小弟弟上。

像是在配合婉绮的心跳,一阵一阵的暖流让它不自觉的震动着。

我翻开婉绮的二片阴唇,除了看到湿润的阴道口之外,还看见一片不完全封闭的一层薄膜,中间有几个小孔。

就正当我仔细的看着婉绮的私处时,老师轻轻的拍拍我的肩,然后把头靠在我的耳旁,对我说了几句悄悄话。

“同学,你很幸运喔。”我看着老师,一脸的疑问。

“婉绮和你一样,都是第一次喔。”“第……第一次?”我小声的发出讶惊的疑问句,老师笑而不答,只是把头偏开,然后当着大家的面前,对我下达指令。

“同学,现在请你把你的阴茎,轻轻的放进婉绮的阴道里,然后做来回的摩擦运动。”语毕,教室内所有人的情绪,几乎HIGH到了最高点比之前更加的喧闹。

“我……”我看着婉绮,婉绮也注视着我。一时间的四目相交,让我不知该对她说些什么,我握着我那已经硬到不像话的小弟,缓缓的放在婉绮的阴道口,上下的摩擦,让婉绮的爱液,沾湿了我的龟头。

我几乎可以从龟头感受到,婉绮她那发烫的下体。

“抱歉……”我注视着婉绮,然后缓缓的将龟头滑进婉绮的阴道里,然后移动一下身体,稍微将下半身往前靠,小弟弟就这样整根插入了婉绮的粉红色的小穴里。

好……好紧……好温暖啊……我的小弟弟,就这样被婉绮的小穴包着,我的体温,和她的体温,就这样的连结在一起了。

“啊……”就正当我的小弟弟整个插入时,婉绮惊嘆了一声,我擡头看了一下婉绮,婉绮正偏着头,两眼无神的盯着讲台下的空地,隐约能看见她那涨红的脸颊,以及听见她,那轻轻的喘息,我轻轻的把小弟弟抽开半截,又轻轻的将整根小弟弟送入,插满婉绮的小穴,然后依照自已的感觉,进行来回的活塞运动。

好舒服……塬来,塬来这就是作爱吗……我竟然是在四、五十个女生的面前,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和一个,不曾对过话,仅是见过几次面,谈不上同学、朋友的女生作爱,而且这个女生,竟然会是我心目中,纯洁无暇的婉绮。

“嗯……嗯……嗯……”婉绮两眼无神的看着地上,配合着我下半身的抽插而发出声音,身体也随着我的抽插而微微摆动略带着一些些红色血丝的小弟弟,就在我的动作之下,在婉绮的小穴里摩擦而发出了声音。

“噗滋……噗滋……噗滋……”插入的时候越是激烈,这种令人血脉贲张的声音就越大。

而婉绮的喘息,也随着我激烈的抽插之下,开始急促了起来。

就在加快速度之后没多久,从小弟弟传来抽搐的酥麻感,一瞬间传遍了全身,小弟弟……我的小弟弟里,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似的,刚才那种快站不稳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看着婉绮的脸,婉绮也在二个人的摆动中,回过头来看着我。

“啊……啊……”我终于受不了这种舒服的酥麻感,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啊……啊……啊……”婉绮似乎也快受不了了,和我一样叫了出来。

她现在的感觉,是不是和我一样呢?

我双手扶住婉绮纤细的腰际,一瞬间加速了整个动作,在婉绮湿嫩的小穴里来回的抽插,然后用力的嘆了一口气。

“啊!”就在我叫了这一声之后,我将小弟弟塞入婉绮小穴的最深处,婉绮身体也用力的颤动了一下。

“嗯!”然后在我之后,婉绮喘了一声。

就这样,我的小弟弟就这样停留在婉绮身体的最深处,随着一阵阵的抽搐,在婉绮的体内,射出了白色的液体。

塬本坐在桌面上,用二手撑住的婉绮,在我的精液射在她的体内之后,终于也无力的躺卧在桌子上。

但无神的视线,始终都是停留在我身上。

些许的哀愁,些许闪烁的泪光,让我的心理产生了莫名的罪恶感,我轻轻的将停留在婉绮体内的小弟弟抽出,射在她体内的精液,一部份就从阴道口,汩汩的流到她的股间……这时老师走到旁边指着婉绮的阴道口说︰“各位同学,这些白色混浊的黏液就是精子,至于这些红色的血液是处女膜破裂时所留出来的。”在一旁的我还在回想刚刚的情景,一会儿,我的小弟弟又兴奋起来,老师看到后说道︰“各位同学,显然我们的教材精力充足,你们有意愿的就上来体验一下,不过考虑我们的教材体力,以体验过的优先,要的就赶快排好队,一个一个来。”接着就跟上次一样,大部分的女生列队排好,差别的是,不再是一人10秒。

结果整整25人体验过都来我这“体验”一下,后来老师看我可怜,就说︰“剩下的同学都体验过了,鉴于教材的状况,以后自己找他温习吧。”在我射精后不久,下课鐘就这样响了起来。

婉绮和我,就在喧闹声中,自顾自的将制服穿上,这之间并没有多作任何交谈,然后她就和之前一样,静静的,一个人,慢慢的走回自已的座位上,不变的是,一道深锁的眉头仍然悬挂在她的刘海下…而在这之后,隔壁班的女生们,我、我们班的以及那位生物女老师,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当然,除了当时在场的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彷佛…就像是作梦一样。

只是,从此之后,就没有在这间学校里,看到婉绮的身影了…她,怎么了?

因为我而转学了吗…?

‘……’坐在窗户旁,望着正在农田里工作的农夫们,在接近联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突然又想起了她不曾交谈,不能算是同学、朋友,形同陌路的陌生人,却曾经在一起有过一段…同时拥有对方体温,相同感觉…曾经将彼此的身体紧紧连接在一起…那位…体内,还留有我些微体温的她…… [全文完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深藏不露,一露就爆

我一看甩不掉,灵机一动,找了颗树,学着男人的样子站着尿尿,尼玛,转身,司机已经跑了很远了…… 5、“你吃不吃苦 […]

短篇笑话3

1、小茹:妈妈,发药的阿姨为什么戴口罩? 妈妈:给你的药很好吃,院长怕她们偷吃了。 小茹:给那些拿刀的叔叔戴口 […]

短篇笑话2

在两度险些撞车之后,提心吊胆的太太忍不住提醒说:“亲爱的,你把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器打开,也许有点用。”先生摇摇头 […]

狐诌冷笑话——你就不是取经的料

1.母亲节一大早我就给我妈献花,祝她母亲节快乐。我妈收到鲜花后板着脸说:“比起母亲节,我更想过奶奶节。”(逼婚 […]

囧态百出的相亲和约会

1、一次约会完男朋友送我到家门口,跟我说:“口腔溃疡了,嘴很疼。” 我关心地说:“怎么办,用不用买点药。” 结 […]

短篇笑话

妈妈,你为什么要煮爸爸的筷子和碗呢?” “因为你爸爸上班的地方发生传染病,你爸爸被传染了,所以你爸爸嘴巴碰过的 […]

青年问禅师系列(三)

1、程序员问禅师:“我和在一起 7年的女友分手了,程序员是否诸多和爱情无缘?”禅师笑而不语,把程序员带到正在比 […]

逗你会心微笑的俏皮辣侃

1、应试教育就是,我本来是一只蝴蝶,你把我的翅膀剪断了,还怪我跑得没有兔子快! 2、这社会,女的照相照胸,男的 […]

青年问禅师系列

1、年轻人看到年轻夫妇在吵架,最后还分了!就问禅师:“难道世间就没有爱了吗?”,禅师那出了一个叉子,什么也不说 […]